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鼎晶快報*2017.06月刊】學術進展

發布時間:[2017-06-29 ]

1FGFR 抑制劑:肺癌治療的新希望出現!

墨爾本的一項研究旨在改善第二大常見類型肺癌——肺鱗狀細胞癌患者的治療方案,肺癌是迫切需要新的抗癌藥物的疾病。

研究人員展示了一種更好的方法來招募合適的參與者,以期為抗癌藥物 FGFR(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受體)抑制劑提供新的抗癌藥物,該藥物正在研究用于治療肺鱗狀細胞癌。

研究人員使用一種模仿人類腫瘤復雜性的研究工具,確定了一種“生物標志物”,可以更好地分類對治療有反應的患者。他們還表明,將“靶向”的FGFR抑制劑與化學療法相結合有可能改善治療結果。

Asselin-Labat 醫生說,這些小組發現了一種更好的生物標志物,用于鑒定最有可能對 FGFR 抑制劑作出反應的肺癌患者。

Asselin-Labat 醫生說:”我們發現,抗病毒藥物的目標 - FGFR1 在患者腫瘤 RNA 中的水平比其使用的當前測試更能預測其對藥物的潛在反應。

所羅門教授表示,該調查結果可以通過選擇合適的患者參與來改善未來臨床試驗的設計。

“不到 10%的新型癌癥藥物使其超過 1 期臨床試驗,在許多情況下,這不是因為藥物本身,而是由于臨床試驗設計的限制。”他說。

“了解哪些患者最有可能在臨床試驗中對某些藥物作出反應對于患者獲得最佳治療,并且新藥物用于臨床試驗都是至關重要的。

研究人員希望將他們的發現應用于其他形式的非小細胞肺癌,它們共占肺癌患者的 85%Asselin-Labat 醫生說。她說:“這項研究是基礎科學家和臨床專家之間合作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2、研究確定新的肺癌誘發因素!

使用由多個癌癥聯盟開發的 OncoArray 基因分型平臺,最近大量的聚合基因組關聯研究確定了肺癌的新易感基因座,這是全世界癌癥死亡率的主要原因。雖然吸煙是主要的危險因素,但過去的研究表明,肺癌的遺傳率估計為 18%。以前的基因組關聯研究已經確定了幾種肺癌易感基因座,但其大部分遺傳性仍然無法解釋。本研究對肺癌病例和對照進行了額外的基因分型。

該研究由克里斯托弗·阿莫斯博士,諾里斯棉花癌癥中心人口科學臨時總監兼副主任,國際癌癥研究機構James McKay 博士; Rayjean Hung博士,Lenenfeld-Tanenbaum 研究所和多倫多大學,以及全球許多肺癌調查員共同參與研究。共有14,803起案件和12262次歐洲血統控制與現有數據,共29266例和56,450次對照。研究人員確定了18個易感基因座,實現全基因組學意義,包括10個新的基因座。新的基因座突出了肺癌亞型腺癌和鱗狀細胞肺癌之間的風險模式的顯著變化,四個與肺癌相關的基因座和與肺腺癌相關的六個基因座。發現與端粒功能相關的幾個基因的變體在對腺癌風險的貢獻中起重要作用,但對鱗狀細胞癌的風險無顯著影響。

Amos 表示:“特別令人興奮的是研究的重要性以及以前沒有報道的影響肺癌的基因的新發現。” “這項研究肯定會導致關于影響肺癌風險的機制的新思路,特別是我們確定了影響端粒功能的幾種新型變體,影響肺腺癌的風險,此外,我們發現影響肺癌風險的煙堿受體亞基的變異和吸煙行為,似乎在小腦中起主要作用,這很少涉及影響成癮行為。”進一步的研究將更好地了解靶基因在影響肺癌風險,吸煙行為和吸煙對腦生物學影響方面的作用。


3、卵巢癌靶向藥治療前列腺癌生存期延長1

PARP抑制劑是近期抗癌領域的一個熱點。去年底獲批用于治療晚期卵巢癌的 rucaparibRubraca)和今年3月獲批的niraparibZejula)都屬于PARP抑制劑。它的抗癌原理不難理解,攜帶BRCA1BRCA2基因突變的患者體內的腫瘤有DNA修復缺陷,它對同樣能阻礙DNA修復的PARP抑制劑尤其敏感,所以PARP抑制劑可以靶向殺死攜帶 BRCA基因突變的癌細胞。

很多人可能會納悶,這么一款治療婦科癌癥的藥物怎么也會適合前列腺癌患者?

這是因為這款藥物靶向的不是某個器官類型的癌癥,而是攜帶 BRCA 基因突變的癌癥。也就是說,不管哪種癌癥,只要攜帶 BRCA 基因突變,就有可能適合這種藥物。

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那項三合一血檢,研究者可以通過檢測患者血液中癌細胞的 DNA, 篩選出那些可以使用 PARP 抑制劑 olaparib 治療的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治療開始后,研究者會繼續通過血檢分析患者血液中的癌細胞 DNA,在 4 - 8 周內就可以識別那些對治療沒有反應的患者,并迅速改變治療方案。對那些反應良好的患者,研究者會通過血檢持續監測他們血液中的癌細胞DNA,并在第一時間識別出那些腫瘤基因出現耐藥跡象的患者,及時改變治療策略。

此外,研究者發現,在治療僅僅開始 8 周后,那些對藥物反應良好的患者的血液中癌細胞 DNA 水平就降低了 49.6%,他們的平均生存期能達到 17 個月;而對藥物沒有反應的患者的癌細胞 DNA 水平還升高了 2.1%,平均生存期只有 10 個月,前者是后者的近 2 倍。

基于以上這些結果,這項檢測很有可能在未來使 PARP 抑制劑 olaparib 成為治療攜帶 BRCA 基因突變的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標準治療方案,并通過血檢持續觀察疾病進展,幫助醫生調整治療方案。

這項檢測不僅可以延長那些被認為已經“無藥可治”的患者的生命,還能大大降低治療的副作用,讓患者免于接受不必要的治療。

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精準醫療”,它意味著尋找“癌癥特效藥”不再是局限在針對某一器官類型的藥物,而是細化到分子水平,不管哪種癌癥,有相同的基因突變,就可以用已經上市的針對這一突變的靶向藥進行治療,真正做到了“快、準、狠”。

癌癥研究院的 Johann de Bono 教授說:“這一檢測不僅對前列腺癌治療有影響,還可以為其它類型的癌癥患者開辟精準治療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通過簡單的血檢替代侵入性的組織活檢,也讓癌癥診斷檢測變得更容易被患者接受,這也是液體活檢的一個重要應用。


4、阿司匹林可降低糖尿病女性患者罹患乳腺癌的風險

研究人員早就知道糖尿病會增加女性患乳腺癌的風險。然而,一項最新研究表明,長期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可顯著降低這種風險。

據估計,美國有2,910萬名糖尿病患者,占總人口數的9.3%

2 型糖尿病最為常見——當機體無法有效利用胰島素時,就會產生高血糖。

之前已有研究發現糖尿病與乳腺癌風險增加之間存在關聯。例如,2012 年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糖尿病女性患者罹患乳腺癌的幾率增加了20%

雖然這種關聯背后的確切機制還不清楚,但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與糖尿病引起的機體變化有關,如炎癥反應增加和血糖升高。

現在,來自臺灣的一個研究小組——包括臺中中山醫科大學的 Yi-Sun Yang 博士在內——建議每天服用一定劑量的阿司匹林有助于女性糖尿病患者降低乳腺癌風險。

Yang 博士及其同事從臺灣國家健康保險研究數據庫中檢索到了相關數據。他們確定了 148,739 名被診斷為糖尿病的女性。

在長達 14 年的隨訪過程中,研究人員評估了每天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的女性乳腺癌的發病率,所謂低劑量阿司匹林被定義為每天服用 75 165 毫克。

與每天未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的女性相比,那些每天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的女性在 14 年內患乳腺癌的風險降低了 18%

此外,研究人員發現,在 14 年的隨訪中服用高劑量阿司匹林的女性——至少服用 88,900 毫克——患乳腺癌的風險降低了 47%

作者寫道:“這意味著必須每天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一直持續 2.5 年或更長時間,罹患乳腺癌的風險才會降低。”


5ASCO2017:黑色素瘤療法的最新研究進展

近日,在2017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年會上,來自多國的研究人員都發布了他們關于黑色素瘤治療方面的最新研究進展情況,本文中小編帶你一同解讀黑色素瘤療法的最新進展情況。

1、治療惡性BRAF突變黑色素瘤的一線療法

2011年開始,研究人員就已經將療法開發擴展到了BRAF靶向性的療法,同時研究者也開始對惡性癌癥進行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治療,CTLA-4PD-1單一阻斷或聯合使用都能給很多患者帶來持久的效益,盡管目前研究者還沒有足夠信息來預測哪些人群將獲得效益。在一項對1800多名患者的研究分析中,研究者發現,利用CTLA-4阻斷劑易普利姆瑪或能夠使得患者3年的生存率達到22%,而抗PD-1藥物派姆單抗則能夠使得黑色素瘤患者的整體存活期中位數(Median Overall Survival)達到31個月,其中患者12個月生存率為73%24個月的存活率為60%;此外,將上述兩種藥物相結合或能夠使得患者對療法的反應率達到57%2年的生存率達到75%

利用BRAF/MEK抑制劑能夠潛在降低腫瘤量,從而改善后期免疫療法的可行性,因為免疫療法或許并不能有效治療攜帶較大腫瘤負擔的患者。當然BRAF靶向療法也是比較安全的,而且其在治療中樞神經系統轉移上也具有一定效用。

有研究證據表明,易普利姆瑪/納武單抗或能夠適用于高風險的患者進行治療,比如癥狀表現的疾病、高LDH或癌癥腦部轉移的患者;研究者發現,抗PD-1的單一制劑或能夠誘導未治療或進行性腦部轉移的患者疾病得到控制,而且藥物易普利姆瑪/納武單抗目前正在臨床試驗中進行評估。

2、前線抗PD-1療法后,二線療法易普利姆瑪在治療轉移性黑色素瘤中的效用

多個潛在的III期臨床試驗結果闡明了抗PD-1制劑能夠優于易普利姆瑪來治療轉移性黑色素瘤;在前期治療中,大約有40%,甚至更多的轉移性黑色素瘤患者都會對抗PD-1制劑達到部分或者完全的反應率,然而很不幸的是,其中很多患者往往還需要進行二線治療,目前并沒有預期數據闡明在抗PD-1制劑治療期間易普利姆瑪對患者治療的效率。

在首個回顧性調查研究中,研究者Jacobsoone-Ulrich等人就報道了8位轉移性黑色素瘤患者在抗PD-1療法期間疾病的進展情況,其中有50%的患者對療法完全產生了反應;而在第二輪回顧性研究中,研究者Bowyer等人報道了利用易普利姆瑪對40名患者的治療結果,結果顯示,藥物對疾病的可觀緩解率(ORR)為10%,其中8%的患者疾病穩定超過了6個月;在第三輪回顧性研究中,研究者Aya等人報道了9名患者在抗PD-1治療后接受藥物易普利姆瑪的治療情況,結果表明,22%的患者對療法產生了反應。

盡管目前并沒有前瞻性試驗評估在一線療法抗PD-1治療期間易普利姆瑪對轉移性黑色素瘤患者的治療情況,但研究者認為,大約有10%20%的患者能夠對易普利姆瑪產生反應,基于當前的研究結果,研究人員認為,易普利姆瑪是一種能夠治療轉移性黑色素瘤的有效選擇。

3、藥物易普利姆瑪(依匹木單抗)在治療黑色素瘤上有最佳劑量嗎?

2011年,藥物易普利姆瑪獲得監管部門的批準用于治療惡性黑色素瘤,由于在臨床試驗中使用10mg/kg劑量的藥物或許并不夠安全,因此獲批的劑量僅為3mg/kg。研究者發起了名為CA184-169III期臨床試驗來解決藥物易普利姆瑪在治療惡性黑色素瘤劑量上的安全問題。

研究者利用PD-1抗體和BRAF-MEK定向性組合療法進行III期臨床試驗的結果支持了一種說法,即易普利姆瑪單一療法(不管是3mg/kg還是10mg/kg)或許并不能夠作為治療黑色素瘤的一線療法,盡管如此,藥物易普利姆瑪依然能夠作為一種重要的治療制劑在臨床中使用,并且也能夠被作為組合性療法進行調查。

盡管研究人員通過大量研究取得了治療惡性黑色素瘤上的巨大進展,同時藥物易普利姆瑪也帶來了巨大變革,但值得注意的是,并沒有證據表明,易普利姆瑪單一療法能夠作為治療惡性黑色素瘤的一線療法。CA184-169臨床試驗結果表明,相比3mg/kg劑量而言,10mg/kg劑量的藥物在總體生存優勢上能夠給患者帶來一定幫助;盡管有研究表明,如今正是治療黑色素瘤的黃金時代,但在臨床試驗中病人進行持續參與并不需要被強調,其能夠優化當前的療法選擇,并且幫助研究人員未來開發出更加有效且低副作用的新型療法。

4、局部轉移化黑色素瘤的治療手段

目前在黑色素瘤的治療上療法非常多,比如外科手術、放療、免疫療法以及靶向性療法等;盡管患者能夠因多種療法的選擇而獲益,但問題出現了,那就是患者如何選擇最佳的療法?是否應當選擇推薦的淋巴結清除術或者免疫療法呢?

來自莫非特癌癥研究中心(Moffitt Cancer Center)的研究人員就描述了一位43歲最新診斷的黑色素瘤患者(左臀位置發病)的治療情況,這位患者必須通過手術來移除黑色素瘤,而且其三個左腹股溝的淋巴結必須進行活檢,由于其中兩個淋巴結顯示黑色素瘤陽性,而且MRI結果顯示并無腦轉移跡象,因此患者的腫瘤最終被界定為IIIC期:T4a(腫瘤侵犯鄰近組織)

腫瘤小組研究人員不得不進行療法的決策來徹底清除患者的淋巴結,他們準備利用標準療法—易普利姆瑪和IFN-α,或者在臨床試驗中招募患者進行新一代的抗PD-1抑制劑療法或靶向性療法。通過對三組不同患者進行研究,結果表明,相比抗PD-1單一療法而言,抗PD-1和易普利姆瑪組合性療法往往能夠增加患者的總體生存效益,這三組患者分別為BRAF突變的患者、低PD-L1腫瘤表達患者或機體中乳酸脫氫酶水平較高的患者。相比單一療法而言,組合性療法還能夠介導患者快速的反應,這對于疾病快速進展患者的治療或許非常重要。

5、組合性檢查點抑制劑開啟了黑色素瘤中樞神經系統療法新的紀元

來自CheckMate 204和抗PD-1腦聯合(ABC)的兩項II期臨床試驗支持利用納武單抗和易普利姆瑪來治療黑色素瘤轉移到大腦中的患者。相關研究結果或能夠幫助研究人員利用免疫療法來治療中樞神經系統發生轉移的惡性黑色素瘤患者。盡管免疫療法能夠從根本上改善并且增強轉移性黑色素瘤的療法效果,但相關制劑并未在未治療的腦轉移患者中進行大規模試驗,而且相應的研究對象也被排除在大部分免疫療法治療黑色素瘤臨床試驗之外。

來自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研究者Lynn Mara Schuchter表示支持相應的研究結果,在CheckMate 204ABC研究的討論中,她說道,當前的研究結果足以幫助系統性地治療黑色素瘤腦轉移的患者,來有效控制顱內和顱外的疾病進展。系統性的療法或許最開始的療法來治療無癥狀的中樞神經系統黑色素瘤腦轉移患者,當然這對于患者而言也是一項非常重要的療法選擇,這無疑能夠改善患者的生存率。


6Nature:用外泌體抑制KRAS突變治療胰腺癌

許多已知的致癌基因并不是好的藥物靶點,這可能由很多原因導致,比如說沒有理想的小分子結合部位,或者藥物可能同時抑制與其相似的其它蛋白的功能而導致副作用。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胰腺癌中常見的KRAS突變基因。胰腺癌是一種非常兇險的癌癥,死亡率極高,但是又沒有有效的藥物。研究顯示超過90%的胰腺癌帶有KRAS突變,KRAS突變不僅能引發癌癥,還能加速腫瘤生長和轉移。

令人遺憾的是,KRAS蛋白是一個“不可成藥”的靶點,許多尋找靶向藥物的嘗試都失敗了。近來RNA干擾(RNAi)技術的發展給癌癥靶向治療又帶來的新希望。使用小分子RNA可以選擇性地阻止致癌基因的表達,同時又不影響正常基因的功能,理論上是一種理想的靶向治療方法。不過,由于RNA分子的高度不穩定性,如何將RNA送到腫瘤是一個新難題。研究者嘗試了病毒、脂質體、納米顆粒都多種手段,卻遭遇了運送效率低,以及引起免疫反應導致載體被清除出系統等問題。

最近,來自美國得克薩斯州安德森癌癥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科學家們發明了一種新的運送RNAi的方法,這種方法利用了一種細胞天然產生的囊泡,稱之為外泌體(exosome)。通過外泌體成功地將針對KRAS突變的RNAi分子送到了腫瘤細胞中,并在小鼠模型中取得了很好的抗癌效果。這項研究發表在了最近的《自然》雜志上。

人體中幾乎所有的細胞都會分泌和吸收只有幾納米大小的外泌體。外泌體在所有的體液中都能被發現,據估計,人體中外泌體的數量是細胞數量的1000倍。外泌體可以在細胞之間運送各種生物大分子,諸如DNARNA、蛋白質和脂質等,這是細胞之間互相聯系的一種手段。外泌體根據其表面不同的蛋白,能夠靶向不同的細胞,因此是一種理想運送藥物的載體。

在這項研究中,美國科學家們首先發現外泌體上表達的CD47蛋白能夠發出“不要吃我”的信號,有效抑制循環系統中的單核細胞對分泌體的吞噬作用。他們通過基因工程專門制造了帶有CD47的外泌體,使得外泌體在循環系統中能夠存在更長的時間,大大提高了運送藥物的效率。隨后他們發現,KRAS突變使得胰腺癌細胞的巨胞飲作用增強,增強的巨胞飲作用恰好加快了癌細胞接受外泌體的速度,同時CD47的存在不會影響巨胞飲作用。這一現象使得運送藥物的外泌體更易被癌細胞吸收,從而降低了其產生副作用的可能。

基于這兩項發現,科研人員生產了一種被命名為iExosome的外泌體,它表面帶有CD47,內含針對KRAS G12D突變的小干擾RNAsiRNA)或短發卡RNAshRNA)分子。在兩種不同的胰腺癌小鼠模型,包括PANC-1細胞異體移植模型和帶KRAS突變的小鼠中的研究發現,iExosome將小RNA分子送入了腫瘤細胞,有效地抑制了腫瘤的生長。接受iExosome治療的小鼠在200天后的平均生存率超過80%,而沒有接受治療的小鼠在200天的存活率為0%

這項來自于安德森癌癥中心Raghu Kalluri博士實驗室的基于外泌體的技術平臺,以及iExosome這個針對KRAS突變胰腺癌的候選藥物,已經授權給了位于美國馬薩諸塞州劍橋的新創生物技術公司Codiak BiosciencesCodiak2015年由ARCH VentureFlagship Pioneeing等多家投資機構聯合創建,致力于開發基于外泌體的新藥。


7、降膽固醇疫苗,為心血管疾病預防帶來新希望

從出生起,我們就接觸過水痘疫苗、乙肝疫苗、流感疫苗等一系列預防傳染病的疫苗。但是,聽說過預防心血管病的疫苗嗎? 在小鼠實驗獲得成功之后,奧地利維也納 AFFiRiS 生物技術公司開發的預防高水平膽固醇和動脈粥樣硬化的疫苗——AT04A 進入了 I 期臨床實驗。這一研究于近日發表在 European Heart Journal 期刊上。

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即人們所俗稱的“壞”膽固醇。由于其遺傳因素或生活習慣所致的 LDL- c 水升高,是心血管疾病的重要風險因素之一。目前,他汀類藥物可有效降低 LDL-c,但必須每天服用,并可能會對某些人產生副作用。新一代降脂藥 PCSK9 抑制劑,具有高效性,但其效果短暫,從而導致頻繁的使用和高昂的成本。

AT04A 疫苗能夠誘導體內產生拮抗 PCSK9 酶的抗體。PCSK9(前蛋白轉化酶枯草溶菌素 9)由一種由肝臟合成的蛋白酶,釋放入血后與 LDL 受體結合,促進 LDL 受體降解,從而減弱肝細胞攝取膽固醇的能力,使血漿 LDL- c 水平升高。新研究表明,給高脂飲食小鼠(誘導高膽固醇和動脈粥樣硬化)皮下注射 AT04A 疫苗,使其總膽固醇水平降低 53%,血管動脈粥樣硬化損傷減輕 64%,血管炎癥生物標志物降低 21-28%。此外,誘導抗體在整個研究期間都保持功能,研究結束時濃度仍然很高。

研究的作者之一,AFFiRis 首席技術官 Günther Staffler 博士說:“AT04A 能夠于整個研究期間在給藥小鼠中誘導靶向作用于 PCSK9 酶的抗體。因此,膽固醇水平以一致、持久的方式降低,從而減少了動脈中的脂肪沉積物和動脈粥樣硬化損傷以及動脈壁炎癥。”

“如果這些發現能夠適用于人類,這可能意味著,由于誘導抗體在接種疫苗后能幾個月持續,我們可以開發一種持久的治療方法,在首次接種疫苗后,只需要一年再增強一次,這將給患者帶來更有效、更方便的治療方法,以及更高的依從性。


8Science子刊:新研究發現西蘭花可能是一種天然“降糖藥”

2型糖尿病如今越來越普遍,但并非所有的患者都可以被現有的藥物成功治療。科學家們也在尋找新方法幫助糖尿病患者控制血糖。近日,來自瑞典,美國和瑞士的一組研究人員發現,十字花科蔬菜中常見的化合物蘿卜硫素能夠減少大鼠肝細胞的葡萄糖的產生,并改善糖尿病患者的空腹血糖。

目前,糖尿病已成為全球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之一。2015年,國際糖尿病聯盟公布的數據顯示,糖尿病死亡率大于艾滋病、結核病和瘧疾死亡率的總和,大約每6秒就有1個糖尿病患者死亡。全球成年糖尿病患者數量已達4.15億。糖尿病常見的治療方法包括控制飲食和服用二甲雙胍等藥物。但是,糖尿病藥物也可能會導致肝損傷等其他問題,因此研究人員試圖尋找藥物替代品。

在這項新研究中,研究人員分析了與2型糖尿病相關的基因表達模式并將其與數千種候選藥物的基因標志進行比較,以尋找與肝細胞中基因表達特異性相關的化合物。研究人員最終從這些化合物中發現了蘿卜硫素——這種在西蘭花等十字花科蔬菜中常見的天然化合物對糖尿病相關的基因表達顯示出強烈的影響。

然后,研究人員培養了來自2型糖尿病大鼠中的肝細胞,并用蘿卜硫素進行處理。結果發現,蘿卜硫素能夠抑制培養細胞中的葡萄糖產生,并且還能改善高脂或高糖飲食的嚙齒動物的葡萄糖耐受性。鑒于細胞和動物實驗的結果令人樂觀,接下來研究人員進行了臨床實驗。他們在12周時間內對97名肥胖的2型糖尿病患者檢測了蘿卜硫素的功效。發現被蘿卜硫素治療的患者空腹時葡萄糖水平顯著降低。

不過,這項研究結果尚在早期階段,還需要對蘿卜硫素的功效進行更多的驗證,以證明這種化合物或僅僅通過食用西蘭花等蔬菜就有可能替代2型糖尿病的藥物。


9、維生素C+抗生素,消滅癌癥干細胞的新組合!

“維生素C+抗生素”可以消滅癌癥干細胞——這是最新發表在《Oncotarget》期刊的研究成果。來自于索爾福德大學生物醫學研究中心的研究團隊證實,多西環素(Doxycycline)和維生素C(抗壞血酸,Ascorbic Acid)可以聯合使用,有效阻止癌癥干細胞的能量來源,從而消滅它們。

癌癥干細胞(CSCs)是一群具有干細胞性質、促進腫瘤進化的腫瘤細胞。它們被認為是癌癥擴散、轉移和復發的主要源泉,還會減弱抗癌藥物的治療效果。所以,癌癥干細胞是腫瘤治療中的一大“絆腳石”。

團隊負責人、Michael Lisanti教授認為,這一最新研究有望為對抗癌癥復發、耐藥性問題提供新的解決策略。

“餓死”癌癥干細胞

2017年2月份,Lisanti教授和團隊曾在《Oncotarget》期刊發表文章揭示:維生素C能夠靶向、消滅癌癥干細胞。它們通過抑制癌癥干細胞的糖酵解過程,阻斷細胞的能量來源。

現在,他們以先前研究為基礎進一步表明,抗生素可以提高維生素消滅癌癥干細胞的效果。他們選取多西環素,一種常用于治療痤瘡、肺炎等感染的抗生素,以高劑量治療患癌小鼠超3個月。

抗生素會引發“代謝靈活性”,抑制細胞轉換能量來源這一生存技能。因此,在抗生素的作用下,細胞只能以葡萄糖作為能量來源。而維生素C為糖酵解的抑制劑,卻阻斷葡萄糖來源,所以癌癥干細胞會“餓死”。

總而言之,抗生素和維生素C的聯合使用,能夠阻斷癌癥干細胞的能量來源,從而有效殺死干細胞。

新療法效果是2-DG100

在之前的研究中,Lisanti團隊曾證實,相比于2-脫氧-D-葡萄糖(2-DG),維生素C消滅癌癥干細胞的效果提高了10倍!現在,抗生素的加入,再一次“重擊”癌癥干細胞,將抗癌效果提高了100倍!

更重要的是,研究人員進一步檢測了8種化合物,確定它們同樣可以加入抗生素和維生素C的隊伍,共同對抗腫瘤干細胞。

高劑量維生素C是否安全?

來自于愛荷華大學的科學家們曾在《Cancer Cell》期刊發文表明,高劑量的維生素C抗癌是安全的。他們發現,腫瘤組織中氧化還原活性鐵分子(異常線粒體代謝的副產物)的水平異常高,這些副產物會與維生素C反應,生成過氧化氫以及衍生自過氧化氫的自由基。自由基會選擇性地導致癌細胞DNA損傷,從而引起癌細胞死亡以及癌細胞對放療和化療的敏感性增加。

Copyright  2014  上海鼎晶生物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滬ICP備17022005號  Shanghai  Topgen  Pharmaceuticals
滬公安網安備31011502005145號
买彩票输的控制不住自己怎么办